印刷产业互联网平台

商标查询 主页 > 商标查询 >
辛巴再陷“售假风波”
发布日期:2022-05-12 16:27   来源:未知   阅读:

  4月25日,打开百度搜索辛巴,立即出现“辛巴假货”这一关联词语,这与最近的“瑜伽裤事件”不无关系。

  从4月22日到23日,短短两天时间内,辛巴创办的辛选集团以及瑜伽裤品牌方YPL在社交媒体进行了数次交锋,成功将“辛巴售卖假货瑜伽裤一晚销售额超600万”、“YPL回应辛巴旗下主播卖假货”等多个话题推上热搜,引发网友热议。

  不过,这场轰轰烈烈的“打假”运动,在双方激烈的你来我往三个回合后,却戛然而止。4月23日晚,“YPL运动潮品”微博账号发布声明称,“因此事涉及的商标授权争议,目前已妥善解决”,率先释放“停火”信号;四分钟后,辛选官方微博转发了这条微博。

  至此,双方的纠纷似乎达成了和解,但这场交战仍然充满疑云,而其带来的影响也远没有结束。

  这天,辛巴和徒弟蛋蛋一起现身直播间,带货了一款名为“YPL防晒凉感裤”的商品,成人款和儿童款的价格分别为63元和50元。按照网传视频中辛巴透露的“直播间一共30万人,30%的人下单”的数据来看,这款产品至少卖出了9万件,带货效果非常不错。

  不过,有消费者在下单后发现,YPL品牌官方旗舰店并无这款产品,因此怀疑辛巴售卖假货。

  而后不久,瑜伽裤品牌方YPL正式加入“战场”,一场真假之辨的“混战”就此开始。

  4月22日下午,“YPL运动潮品”微博账号率先发布声明,指责蛋蛋直播间上架销售的YPL瑜伽裤未经官方授权,不属于YPL旗下产品,强调该产品在直播间已售数量超过10万件,涉嫌违规销售金额超过600万元,YPL对此将采取法律手段,对相关销售、生产公司进行追责。

  YPL关于辛巴售假的指责,很快引发关注,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随着舆论不断发酵,5个小时后,辛选集团紧急回应,称公司正在对品牌持有方哈尔滨市澳生源贸易有限公司提供的资料做进一步严格核查,如最终核查结果表明品牌持有方存在任何违法违规行为,辛选将依法严肃追究其责任。

  这是双方的第一次交锋。有意思的是,在这场交锋中,还混入了一个认证公司为“深圳莎多拉贸易有限公司”的抖音号——“YPL运动旗舰店”,为这场真假论战增添了几分疑云。

  根据“YPL运动潮品”微博账号的信息显示,“打假声明”的落款日期是2022年4月19日,声明下方盖了澳大利亚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的公章。蹊跷的是,抖音号“YPL运动旗舰店”却发声明予以否认,称从未出示过“打假声明”,正在核查该声明的来路,声明下方同样盖了澳大利亚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的公章,落款日期为4月20日。

  这也由此引发了“YPL运动潮品”微博账号的第二轮出击。4月23日凌晨,“YPL运动潮品”微博账号发布《联合声明》,对辛选官方微博和抖音号“YPL运动旗舰店”的两份声明做出全面反驳。

  《联合声明》称,抖音号“YPL运动旗舰店”的“打假声明”系侵权人伪造,将追求法律责任,并出具了一系列授权文件证明其为“YPL”商标的所有者,这一商标最初是云南的新平优志商务有限公司所有,一年后转让给澳大利亚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后又转让给澳大利亚YPL有限公司。

  对此,辛选官方微博4月23日上午再次发声明反击,表示经核查发现,该事件是由于商标持有人商标转让前后的争议造成,不属于假货,其拿到的授权还在有效期范围内。

  面对辛选的说辞,YPL再度进行了猛攻,表示从未与哈尔滨市澳生源贸易有限公司有任何业务合作,不存在任何商标授权行为,即使辛选拿出盖章的授权书,也是伪造的。

  双方来来回回几次交锋,让事情的真相变得扑朔迷离,尤其是发布的几份互相打架的声明,还都盖的是同一个公章。就在外界猜测YPL品牌方、经销商、渠道商究竟谁在造假时,事情却戛然而止。

  “YPL运动潮品”出乎意料地发布“停战”声明,给出的理由是目前已妥善解决,辛选官方微博几分钟后转发了这条微博,随后YPL致歉辛巴这一话题冲上热搜,就这一热搜YPL还特意发声明解释,称此次事件对双方均造成了较大影响,YPL已与辛选达成和解。

  两家企业的突然“和解”,成功为这场售假风波画上了句号。但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这场风波带来的影响并没有就此结束,沸沸扬扬的假货传闻、扑朔迷离的未解真相,还在持续消解着辛巴在消费者心目中的正面形象,让其在“争议人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2020年11月4日,有消费者在网络上爆料称,自己在辛巴团队旗下主播时大漂亮直播间购买的即食燕窝疑似是糖水,并要求辛巴对此作出解释。

  面对假货质疑,辛巴很快现身直播间作出回应,连开数罐燕窝进行演示的同时,拿出产品检验报告自证清白,并表示将与厂商一起状告上述消费者诽谤。此时,辛巴在舆论场中的形象,还没有完全崩塌。虽然在此之前,他已经是几大头部主播中最具争议性的一个。

  一方面,他的经历极具草根逆袭的故事色彩,另一方面,这个从进入快手第一天起就反复强调自己是“农民的儿子”的快手顶级主播,又常常背着一个“狂妄自大”的标签,被人们戏谑为“狂妄的草莽”。

  辛巴早期是靠在大主播直播间霸气打赏起家的,后来迅速积累吸粉,并靠直播发家致富。2018年,辛巴斥巨资邀请明星在鸟巢举办了一场世纪婚礼,后来却发生了与散打哥家族互掐、与酒店工作人员发生冲突等多次负面危机。

  这些尚且算不上致命硬伤,直至假燕窝事件发酵带来的假货危机,才让辛巴的形象迅速在消费者心目中出现严重的信任危机。

  2020年11月,职业打假人王海注意到消费者与辛巴团队之间的“假燕窝”纠纷后,专门买了涉事燕窝产品拿去检测,结果却显示,辛巴带货的这款燕窝多项成分含量不达标,其综合成本每碗不超过1元。王海因此质疑其“这是糖水,而不是燕窝”。

  白纸黑字面前,此前坚信燕窝品质的辛巴,不得不承认直播间销售的燕窝存在问题,宣布召回全部售出产品,并退一赔三。辛巴的形象自此一落千丈,开始笼罩着一个“售假”的阴影。

  在假燕窝事件后,王海就曾频繁点名辛巴所售的宾利月饼、马油皂、去口臭牙膏、泰国原装进口乳胶枕等涉嫌虚假宣传。而在各类社交网络上,也有消费者爆料辛巴所售羽绒服出现质量问题、鞋子存在以次充好等问题。

  而若以“辛巴”作为关键词在黑猫投诉上搜索,可以得到结果329条,其中,不乏“在辛巴直播间买的德铂不沾锅严重粘锅”、“在辛巴直播间疑似买到假酒”、“夸大宣传存在欺诈消费者行为”、“鞋子从羊羔毛变成人造毛”等投诉理由。

  “假货”形象愈发加重的同时,辛巴也因为其他一些颇具争议性的行为,触碰到公众的雷区。

  2021年3月底,因假燕窝事件被快手封杀60天的辛巴,在其快手账号发布了一则《我……回来了》的短视频,高调宣布复出。视频中,辛巴单膝下跪,并带领数十名员工集体90度鞠躬,大声呼喊“接全体用户回家”,看似“诚意满满”,却很快被曝出“封路丑闻”,被指辛巴为了这场下跪复出,派出保安“封路”,以至于市民通行均需接受盘查。

  而这些或大或小、或真或假的丑闻风波,都在加剧着辛巴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形象持续恶化。

  一个典型案例是,今年3月,辛巴因为向吉林省捐赠了500万元的防疫物资,收获了不少好评的同时,还遭到“用‘骗’来的钱做公益”、“刷存在感”、“为了洗白”等各种质疑声。

  本次瑜伽裤“售假”风波,更是再度将消费者曾经在“假燕窝”事件中积累起来的各种负面情绪和记忆重新激发出来,引得不少网友痛批辛巴“售假屡禁不止”、“这种人不封还留着过年”、“屡教不改应该罚款十倍”等。

  电商战略分析师李成东表示,辛巴目前是快手体量最大的主播,这导致他的直播间势必被大众“拿着放大镜看”。

  而辛巴屡次三番遭质疑则与其定位息息相关。李成东说,由于辛巴一直以来打的是性价比,想要做到这点,与大品牌合作很难实现,因为大品牌在定价上有很强的话语权,他很难拿到这么低的价格,最终选择和中小品牌合作。

  确实,与中小品牌谈判,拥有9800多万粉丝的辛巴拥有绝对的优势,强势的一方自然拥有话语权,他也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价格,中小品牌则想着靠量来取胜。这次YPL一夜之间被卖出10万件就是一个例证,与其官方旗舰店寥寥无几的销量形成了鲜明对比。

  梳理4月24日辛选官方微博公布的好物清单发现,其涉及美妆个护、食品、鞋服等多个品类的产品,几乎很难见到知名品牌的身影,大多是人们没有听过的品牌,如威力洗衣机、猪猪侠乳酸菌、宜婴纸尿裤、如水蔓越莓干等,有些甚至连品牌名都没有,只标着产品名如文具盒、电蚊香、手持风扇、折叠脸盆、吸管杯等。

  虽然与中小品牌合作能拿到较低的价格,但也意味着高风险。李成东说,当各方面尚未成熟的中小品牌在产品质量、授权模式上出了问题,那么辛巴必然会受牵连。

  “这次争议的发生,和辛选的关系不大,主要是品牌方在授权上出了问题。” 李成东认为,辛选团队目前在供应链方面已经做到业内较好水平,售后保障较为稳定。

  一位曾与辛巴有过合作的行业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辛选在审核方面“已经算达人圈里很严格的了”。

  据她透露,辛选在选择合作伙伴之前,会看品牌的体量、产品的背书、还有价格机制等等,还需要看各种资质证明。“他们有盖亚系统,审核团队有很多人,专门是审核售卖的产品,连同赠送的赠品也要资质齐全。”

  但也有不少质疑辛巴品控能力的声音。电商零售专家庄帅认为,作为主播,依然要提高品控意识,“此次风波,还是可以看出辛巴团队对品控的重视程度不足,品控能力有待提升。”

  某国际品牌的中国总代理方电商部经理黄平(化名)表示,鉴于辛巴在快手拥有的流量和地位,“只要代理商对接到了辛巴团队,品牌大多都会同意授权给辛选那边。”

  黄平介绍到,总代和品牌方之间的代理关系,如果因为各种原因最近可能解约,那总代会很少再去为该品牌安排直播资源。这次给辛巴授权的哈尔滨公司,在代理品牌的商标于近期出现过争议的情况下,却依然推动该品牌的直播曝光,是一件“不多见的事”。

  “可能是内部沟通没有达成一致,口头承诺了续约,但后面又不续”,黄平说,按照一般情况,这个时候代理方更多的会把上直播的机会让给新代理的品牌,或者代理方的自有品牌,这样便于在合约到期前承接旧款的流量和资源。

  她解释称,上直播需要20%-40%的佣金,还要坑位费,“预估YPL的坑位费不会低,毕竟是老板讲解的,徒弟讲的话都要十几万元”。

  对于推动此次直播的哈尔滨公司来说,可图的利润是有限的。“主要是品宣作用和回购的时候赚钱”,黄平说,品牌方是这次事件的最大受益者,“很多人因为这事,现在才知道了YPL这个品牌。”

  《财经天下》周刊注意到,这款号称“风靡澳洲”的YPL品牌,有两个淘宝旗舰店,一个粉丝7万,一个粉丝6万。目前,店铺综合体验在三星半,销量最高的小狗瑜伽裤月销量仅300件。这从侧面反映,直播的流量并未真正沉淀至品牌,该品牌在国内的认知度并不强。

  而YPL自身还充满争议,商标历经多次转手,2020年以来,还有不少消费者爆出买到了非正品的该品牌产品。

  无从得知YPL改口的真实原因,是完完全全的乌龙事件还是达成了某种协议?《财经天下》周刊试图联系YPL采访,发现其对外的电话却是空号。辛选方面则让以公开声明为准。

  售假风波后,辛选公司一切照旧。4月24日晚,蛋蛋直播间正常开播,这一晚卖的主要是母婴产品。和其他辛巴家族的成员一样,蛋蛋给辛选围起了一堵坚固的墙。

  目前,辛巴家族中拥有时大漂亮、蛋蛋、爱美食的猫妹妹等十余名主播。根据2021年3月飞瓜数据统计,快手直播带货榜单前十名中,辛选团队占据了三名。在此之前五个月,快手带货金额前十大主播中,更是有7位来自辛巴家族。

  目前,辛选已经成长为一个4000多人的公司。辛巴在去年年末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表示,过去一年的人员扩充,主要集中在选品和品控方面,“达到了1400多人,其中品控300多人”。也是从去年开始,辛巴开始弱化个人标签,在内部“去辛巴化”,自己更多扮演一个分享经验、组织讨论的角色。

  “从2020年开始,我降低了直播频率,开播21次,2021年更少,公司规模越来越大,主播越来越多,我要花更多精力在供应链运营、主播培养和公司管理等方面。”辛巴如此说道。据亿邦动力网报道,辛选供应链主要关注三个方面:第一个是乡村农产品,第二是线下实体店,第三是国外性价比大牌。

  “供应链强,则直播强”,辛巴表示,自己做了多年供应链,也积累了美妆、服装等多个领域的供应链资源,“在不断扩展领域品类、场景,延伸到全国很多产业带,比如珠宝等。”

  另外,辛选还在发力其他直播生态。据辛巴透露,新设的辛选教育板块,挖了高校的老师专家团队开发教材,目的是培养直播人才,并且拿到职业资格认定资质,职业化培养专业主播。“这只是一个开始”。

  最引人关注的,似乎还是辛巴和快手的关系。去年双十一预售期间,辛巴曾放言36小时不下播,旗下公司辛选的员工甚至在开播前一天做起了俯卧撑,但直播间的人气并没有达到他想象的高度,辛巴怒骂平台“限流”。

  这场颇为戏剧化的直播到最后收获了8亿元销售额——距离30亿元的预期还差很远。现在,克服情绪化似乎成了辛巴要努力去做的一件事。

  冷静下来的时候,辛巴也知道,“达播+自播是互相促进的,品牌方做自播并不意味就放弃达人直播”,他说,辛选在2021年启动了品牌直播间代运营的业务,和特步、滋色、斯凯奇等品牌进行了合作。

  对于辛选来说,这次风波或许和以往一样只是一次小风小浪,但在快手上,不少买了这款裤子的粉丝却陷入了一种迷茫——自己买到的到底是不是假货,要不要退货?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一位律师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在法律层面,对于消费者来说,如果该商品并没有被定义为“假货”,那么消费者就没有索赔权。至于品牌授权,那是品牌和代理商之间的法律关系,具体要看合同约定。

  “假货风波”暂告一段落,但是在经历了不少直播间的假货山寨后,消费者似乎已经感到疲惫和麻木。在本次辛巴售假风波的新闻下面,一位网友如此说道,“又不是第一次,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反正卖假货,还是有人会去买,信誉什么的就不考虑了,人家是来赚大钱的,不是给福利的。”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1

印刷办公就上紫云网,为您提供优质的易拉宝,展板,名片设计,企业画册印刷,海报设计制作,宣传单模板,宣传册印刷,彩页制作,标书印刷等印刷采购服务及大办公生活产品供应链服务。打造首家印刷产业互联网平台,全国政企机构和万千企业级用户的共同选择!